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90后”已成租房族主力军 他们的观念也在悄悄变化

2018-7-22 22:1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| 评论: 0

摘要:   武汉夜生活网“以牺牲生活质量为代价的买房,都是不可取的。你去精打细算,我把人生玩转。”这是不少青年租房族的心声。   在上海租房青年中,“90后”已成主力军。不少年轻人认为,房子无论是买还是租,怎么 ...

  武汉夜生活网“以牺牲生活质量为代价的买房,都是不可取的。你去精打细算,我把人生玩转。”这是不少青年租房族的心声。

  在上海租房青年中,“90后”已成主力军。不少年轻人认为,房子无论是买还是租,怎么住得舒服才是关键。但另一方面,房租贵、搬家辛苦、合租烦恼还是不断……

  大多数刚毕业的“90后”和“95后”,想要留在上海打拼,租房绝对是他们首先会考虑到的问题之一。

  但合租的时候大家抢卫生间用,长租公寓的房租相对贵且没有想象中那么好,其实租房过程确实“辛苦又麻烦”。

  如今,年轻人逐渐成为上海的租房主力军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花费更多钱住进更好的房子,他们不希望因为过早买房,让自己每天生活在巨大的负担中,毕竟房子并不是人生的目的,生活才是。

  2012年,从交大毕业的江苏青年张勇毫不犹豫地决定留在上海打拼。还没来得及从兵荒马乱的毕业季和求职季中缓过劲儿来,张勇就拖着大包小包搬进了遵义路上一套两室一厅的老式公房。

  张勇的第一份工作,税后就能拿到6000元左右。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而言已经算是一份不错的收入。但是在上海,吃喝娱乐开销都不小,张勇只能选择和别人合租。和张勇同住的还有另外两位女生,张勇选了一间朝北的小房间,一个月支付房租1800元。

  然而没住多久,张勇逐渐开始感受到和女生合租的“麻烦”了。厨房、上厕所、洗澡……什么都需要协调,一旦沟通环节上出了问题,矛盾就无法避免。

  合租的生活虽然烦躁,但张勇慢慢开始习惯。但是,电话那头父母一直在催促,与其出房租为别人养房子,要不要先在上海买个小点的房子,这让张勇感觉到巨大的压力。

  合租两年后,张勇选择逃离这种生活方式,此时他每个月的收入涨到了12000元。他在宝山区找了一间长租公寓,40平方米,每月的费用是4500元。虽然比起之前的房租翻了一倍,但是独立的生活空间让张勇一下子觉得很舒服。

  和周边的租房市场相比,长租公寓每个月的房租贵了大约500元。但是,在张勇的新家,空调、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各种家电一应俱全,还有一个不错的阳台,住进来之后服务也很好。

  但是,搬进长租公寓一段时间后,张勇发现原来这种新型的租房方式和自己想象的还有一定差距。长租公寓毕竟不是居民小区,张勇想要买点生活用品还得打车出去;没有小区概念,没有绿化、晚饭过后没地方散步……

  两年前,张勇有了结婚对象,在双方父母的支持下,张勇夫妇在昆山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付掉首付后,两人每个月要还4000多元的房贷。

  “如果选择住在昆山,每天坐火车赶往上海上班,不仅路上花费的时间很长,路费也并不便宜。”在考虑之后,张勇夫妇将昆山的房子租了出去,之后夫妻俩在普陀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。

  房子是租来的,但生活不是。张勇觉得只要住在这里一天,就应该让自己住得舒服一点。毕竟最终都是为了生活,而不是生存。

 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仍然会选择租房。“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,心态很重要。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在上海买房,而且过早买房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更多是一种负担。”张勇说。

  “你的房间被砸啦,墙全被敲掉啦!重庆楼凤”去年12月8日上午9点多,正在上班的璐璐接到了室友打来的电话。室友发来的照片中,几名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挥着铁锤把自己房间的隔墙砸倒了一半,由木头、石灰组成的隔板“躺”在床上,房间里满是碎屑和灰尘……

  2016年5月,大学毕业后北漂了一年的璐璐来到上海,怀揣着街舞梦的她一边找工作一边定期练舞。她租下了位于延长路地铁站附近的一处合租房,与其他三户室友同住一个屋檐下,那个地段1950元的房租真的算便宜了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。一年后,室友的更迭带来了新问题。虽然偶有抱怨,但直到房子被砸前,她都没有动过搬家的念头。

  从室友口中她得知,敲墙的人来自小区居委会,由于她居住的房间属于违规隔断,涉嫌群租,因此被整治。

  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她,整改通知一周前就用玻璃胶贴在了屋外大门上,而据璐璐和她的室友回忆,此前从未看到过门上贴过告示,“门上留着胶水的痕迹,怀疑被二房东撕掉了。”璐璐其中一位室友这样回忆。

  事情发生后,二房东表示可以提前至年后解约,但拒绝赔偿。璐璐鉴于二房东已经把房间“恢复原状”,她选择留下在两个月后才提出搬离。

  第一次搬家时值年关,由于工作的地方改到了七宝,璐璐将目标区域定在单位附近。最终选择了一间房租为每月1300元、一楼朝北的房间。然而入住后不久,她就被房间潮湿以及异味较重等问题困扰,这样住了两个月后,她再次萌生了搬家的念头。

  6月下旬,她最终将“落脚点”定在了九亭地铁站附近的一处小区,“房租1600元,朝南的阳光房,但住了两天,璐璐又发现了自己新居的瑕疵,”楼层不高,所以有时候有点吵。

  第三次搬家,璐璐从早上8点一直忙活到了凌晨3点,搬家熟悉的“脱力感”再次向她袭来,“真的折腾坏了,每次都累得半死,心好累。”

  如今,璐璐每个月收入在8000元左右。她说,明年自己可能考虑跟男朋友结婚去太仓定居,“自己不是很会赚钱,在上海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  “35岁,在上海搬过3次家,换过8位室友……”宋祎提到她在上海的11年租房经历时,简明扼要地提拎着重点。

  宋祎第一次租房是2007年的事情。那年,大学刚毕业一年多的宋祎从山西老家来到上海。宋祎顺利找到一家会展公司的工作,早上刚签好合同,她中午便去联系房产中介准备看房租房。

  一下午,她接连看了6套房子,终于定下了每月租金1200元的一套一室户精装老公房。没想到居住不到两年,所住的房屋拆迁,宋祎不得不面临来到上海后的第二次搬家……

  “宋经理,您工资这么高,为啥在上海合租呀?”2016年的一个雨夜,宋祎手下员工在开车送她回家时,随口问了她一句。

  “嗨,我这个人就是怕孤单。我要是单独住一套房子,没人陪我说话,得憋出病。”宋祎顿了顿,又补充说,“你看我现在有两个室友挺好,晚上回家一起烧饭吃。我生病了还能照顾我。”宋祎一直记着这段对话。如今她再回忆起来,当时自己还是太好面子,“合租不就图个价低?”

  宋祎居住的上一套房子位于闵行区,三室两厅两卫的结构让她很满意。自2009年起,她受朋友邀请,成为合租的一份子。

  申请居住者必须女性、有正当工作、211大学毕业、无不良嗜好、不带异性回家、主动打扫公共空间……除此之外,刚进入的室友还有为期三个月的“试用期”。

  居住期间,宋祎说,平摊到她,每月只需支付1500元房租。房东在这些年来也从没提过涨房租的事情。

  “有时贪便宜,也失去了不少机会。”低房租是因为房东常年旅居海外。也正因此,她和室友无法见到房东,更别提办理居住证了。

  去年她因为换了一份通勤距离更远的工作,便不得已退租。她独自租下位于浦东新区的一套两室一厅。宋祎扳着手指头计算着,“我现在房租是4800元一个月,怎么算还是租房比买房划算。”

  在上海工作11年,宋祎因为“两届”房东都不愿配合办理《上海市居住证》而错失了居住证积分落户的机会。“现在我回想起来,释怀了。”她觉得没有上海户口,没有一套写着自己名字的上海房屋都是可以接受的,“租房何尝不是一种生活方式?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手机版|武汉夜生活信息交流论坛网-汇聚了武汉最全的桑拿、洗浴信息  

GMT+8, 2019-3-21 09:16 , Processed in 0.05760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返回顶部